悲しみもやがて消える。風に流され、淡雪のように溶けてい。

月之海的Rider  

[——若有神明存在,想必会对我降下天罚吧。]

真名:伊里伽尔


筋力C/耐久D/敏捷A/魔力A/幸运E/宝具EX


职介技能:

对魔力A:最接近神代人偶的复制品,所以可做到无视五节以下咏唱,更进一步地说,即使是大魔术、仪礼咒法,也难以给予其伤害。

乘骑A-:乘风、乘水、乘畜,在此之上的以瘟疫疾病为坐骑,带有浓重诅咒的恶意,名副其实的反英雄。


固有技能:

魔力放出B:虽然生前为神代人偶的复制品,但因自身堕入魔道等级被削减一级,短时间内用魔力大幅度增强自身力量。

双重召唤C:更适合其的职介为Caster,因Master的缘故,被修改成相性...

你的喀尔刻姑姑想打人。

你姑姑回过神来已经和一个金毛海盗绑定了。

这个金毛海盗还要贼装逼。

行吧,你姑爷还是个英国佬,就缺一个讲究的小猪佩奇纹身证明自己是社会人了。

腹黑老婆俏老公

-  那条河豚

#天下乌鸦一般黑,你们男人都一个德行!


结果足足两天都没有看到大少爷。

伊里伽尔不见人就算了,小狗腿们也跑个无影无踪。

在山庄待了一个多月,与世隔绝一样的生活让他情报网没法同步更新,组织的袭击给了拉斐尔提醒,会搞出这么大的动静,说明他们已知道他的行踪了。

旁敲侧击地问过留守在山庄的陌生骑士,他们给出的回答是模糊不清的无可奉告。

不能拖了,神殿应该会在近日提审被俘的杀手,今晚就得去把他们灭口。拉斐尔打定主意后,脸色不动声色,甚至对路上遇到的其他婢女友善一笑。

二八年华的婢女娇羞妩媚地低头:“拉斐尔君,你真好看。”

大少爷居住九成阁没有配置专...

恶魔又双叒爬上凌乃的床时,惊恐地发现,床上躺着的是圣徒。
“不用等了,他不会回来的。”维尔文闭着眼睛说道,握紧藏在被褥下的拳头。
——克劳狄乌斯心想,格雷森怕不是被气糊涂了,居然不在意头顶那缕绿光。
而维尔文心想,妈的人干事?我都儿子男票两失了你还来添堵,丢你!

“他或许明天就要接我。”

“或许永远不会来。”

克劳狄乌斯又爬上了凌乃的床。
恶魔说,“亲亲宝贝,你要听我预言吗?”
凌乃说,王八念经,不听不听。
恶魔只在笑,“我预言可准了,坏事十有十中。”
凌乃说,那就更不能听了。
克劳狄乌斯却不管:“我看到七个月后,你和维尔文分手了。”
年轻的代行者气得单手把恶魔丢出窗外,心道老子他妈还没和人家好上呢你就咒我们分手,看我不打歪你的头。

可惜恶魔的乌鸦嘴太过犀利,在他对比之下,十大恶符之首的妄念噬心咒在他面前不过是一张废纸。
七个月后,在幻境深处,唇瓣还残有几丝安娜鲜血的凌乃面无表情,对着维尔文说道。
“我现在已经是巫师了。”

克劳狄乌斯爬上凌乃的床时,少年代行者正在睡得天昏地暗。
“……?”知道是熟人恶魔,凌乃瞬间清醒后只睁开一只眼睛看他:“作甚?”
“Rinno亲,怎么办,我明天就要和初恋约会了……我好紧张……”恶魔可怜巴巴地钻进代行者被窝里哼哼。
你明天要和初恋约会但你现在钻着另一个男人的被窝真的好吗。少年代行者心里吐槽,耷拉着眼皮半梦半醒地说道:“准确来说是今天早上了,还有你这是面基不是约会。”
“不!这是约会!我已经想好了看什么电影去哪吃午饭然后到游乐园玩什么了!”恶魔激动地大声喵喵,接着又开始抖起来:“见面后我该说什么好,不对我穿什么衣服去见他,我要不要换发型?”
“克劳狄乌斯,我觉得你该去楼下跑两圈,或者到柏林家...

深海极乐灵子战争

#CP:维尔文×陵正

# 主角是@阿川w 的圣徒儿子和我家凌乃的性转,发生在不同世界和设定的故事

#篇幅极长


- 再度演出的吉赛尔(一)


  世界从神代的公元前发展到了如今的现代2019,让人为之臣服的力量已不仅只有魔法,还有科技。

  神代开始,大陆上就在不停地战斗,刚开始是部落与部落之间,然后发展成城池、国家,甚至是种族之间,人类、龙族、精灵、兽人的争斗未曾停息过,直到暗堕世界的出现才达成一致战线去对付共同敌人。终于把暗堕世界击退后,联盟忽然发现,世界的战争将他们种族消耗得极是虚弱,大陆再继续动乱下去只会得到共同毁灭的下场,顺势签...

- 小花园的冬天日常

P1
恶魔:……靠着一身正气御寒!
凌乃:你的正字写在大腿上吗?

P2
恶魔:凌乃亲,我不但要抱抱还要亲亲——
凌乃:滚开,你的枪顶到我了。

P3
维尔文:听说恶魔想在我头上种草?
凌乃:他也就只敢想了。

一个32岁的雷神和一个4岁半的刺客

1 / 24

© 俄克阿诺斯的Caster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