悲しみもやがて消える。風に流され、淡雪のように溶けてい。

草草画了下概念图,这家伙穿着的是魔改的雨季套

无论Alter还是梦魔都穿这套


姓名:伊里伽尔·基列莱特(Irkar·Kyrielight)

年龄:19岁

身高:178cm

体重:保密

人设:格蕾·伦戈米尼亚德

“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我最喜欢你了!所以请你跟我一起死吧!”

传说中亚瑟王给予了反叛者莫德雷德的武器名字——同时,也是注定要杀死某人的命运。

本该和机器一样无比完美运转的黑暗女神官AI,于某天开始程序出现了数据错误的Bug,就在即将崩溃的时候,恰好经过她身边的基列莱特(Irkar)关心下的随口询问“你还好吗”,将其从崩溃边缘拉了回来。

从那时候起,狂热的单向恋爱燃烧起来,只是职责让她将爱慕隐藏在心里最深处。

转变发生在阿娜斯塔西亚违规进行反召唤,意图重现堕落古代人召唤女神碎片的壮举。亲眼目睹基列莱特失控发生的一切后,她也失去了自制力,曾经的枷锁完全...

Alter的坑真是,满地刀片,解决了阿娜和女巫,伊万尼的数据也到达崩溃边缘。
毕竟再强大的人类,肉身也无法忍耐超过光速的时间跳跃( ˃̵̣̣̣̣̆ω˂̵̣̣̣̣̆) ˚ଂ前面的愉快,都在为将来的悲伤作铺垫。

- 备用存档(Alter线)


她在一片宁静中睁开眼睛,本该被重伤的身体此刻无比轻盈,完全没有伤痛疲劳带来的沉重感。
映入眼帘的除了带上燃烧色彩的黄昏天空,还有披散着灰白色长发,相貌可以用秀丽端正来形容的英俊少年。只是这个距离,自己似乎头枕在他腿上。
“是月之胜利者的膝枕,你就心怀感激地享受吧。”伊里伽尔理所当然地说道,他看起来伤得也不轻,一向整洁的服饰现在破破烂烂的,还染着血污和泥土的痕迹,甚至半边脸溅上了不知道是谁的血,模样格外狼狈。
“对不起呢,伊万尼,我又骗了你了。”金发的少女抱歉地微笑。
“到这个地步,还惦记着这件事啊……你还真是个奇怪的家伙,让我惊讶。”伊里伽尔语气冷淡地说道,动作却温柔地...

“Master害怕吗?”
“只要Saber在的话,我就不害怕。”

我向前踏出一步,在风的怀抱里坠落,却感觉自己像是跌入了星空。

想了半天不敢发微博,我喜欢的女孩子和我互fo呢,怕被她当成变态

我对纤细白皙的脖子有着执着,大概是因为我长着虎牙,上下对应的一对尖齿。涉及cp瑟秦肢体接触时,比如同样有着犬齿的伊万尼蹭人肩颈,表情柔软温顺,实际上只想张嘴咬住人家的脖子,留下鲜红的痕迹
——盖章一样。

伊万尼:知错不改.jpg

从锁骨舔舐到脖子,舌尖滑过他的喉结,在颈侧缠绵然后用犬齿轻咬啃两口QAQ

别开灯,我还能继续睡

- 另一个结局

#梦魔告诉你什么叫做狡猾和狡诈

#必定的HE


阿尔特里亚大陆一直充满奇迹和故事。

古代人与精灵充满友善,帮助人类渡过劫难,并用智慧给大陆带来和平稳定的生活。

爱与浪漫的赞歌也未停止过,骑士王卡西乌斯一世抛下了皇座,也抛下了世俗与偏见,与一名奇异的亚麻色长发的少女浪迹天涯,吟游诗人将他们的故事变成歌谣,流传到大陆各个角落。


有着几乎及地白色长发的少年从雪山顶峰信步往下走去,阳光在雪地折射到他身上,为他绮丽的微笑添上明艳的光芒,模样不过十七八岁。

少年走到雪坡上停住脚步,寒风吹拂他的长发,刘海下是有着燃烧色彩的夕色瞳孔。

明明那白发与雪山有着同样沧...

-  月之胜利者

#梦魔IF正统结局


前面就是终结了。

[我知道前面等待我的是什么,我也知道之后必须要完成的事情]。

梦魔在一片虚无的白色世界飘荡移动,他对这种行动方式非常熟悉,在降临阿尔特里亚大陆之前的漫长年光,他都是以飘浮的方式游走在女神梦境中。

“……伊里伽尔君,你来了啊。”

这片虚无的上方有一个深蓝色的空洞,金色的光点从梦境的四面飘向洞眼,同时又有同样的光点从洞眼里洒向下方,形成循环。

白发紫眸的女神碎片在光点瀑布不远处飘浮着,感知到了他的接近,回过头看他。

“嗯,我完成了。”梦魔向她挤出看起来完全不痛的微笑,仿佛身上大大小小的可怕伤口真的没有什...

- 梦魔IF

永远凝固在月光下的温柔庭院,隐藏在背后岌岌可危的信任,那是与他在一起才会心灵得到庇护的避难所。
仿佛昨日黄昏般甜蜜的约定,仿佛危墙上摇摇欲坠的孤花,仿佛展翅高飞就不会回来的白鸟。
对其而言,比任何都遥远无法触及,又尽全力地伸手企图抓住。
真是,月光如注的,温柔花园啊。

“啊……你问我那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吗?”
“诶嘿,你就当作这是个秘密吧☆——”
“——不过 ,的确是,我、直到现在,都还记得当年的事情呢。”

1 / 17

© 俄克阿诺斯的Caster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