悲しみもやがて消える。風に流され、淡雪のように溶けてい。

“唉,阿娜斯塔西亚,如果我抛弃掉人类的五感情欲的话,就会和你一样变成完全的非人之物了吧?那确实能让我好过很多……嗯,我要不要试试呢?”
梦魔用一贯轻松愉快地语气说道,仿佛在开一个无足轻重的玩笑,然而眼神却悲伤得几乎要哭出来。
权能太强也是个坏处,比如现在,他和平行世界的另一个自己同步记忆,看到「他」无比熟悉的女孩,从皮肉神经到内在骨骼,都变成了「他」完全不熟悉的模样。

“Irkar,这完全是没意义的感伤。”女巫坐在冰冷的玉座上说道,她没有睁开眼睛,也没有任何多余的表现。

- 迷雾巢穴

记一个脑洞,为了保护雾之女王,堕落精灵对自持正义的冒险家发起反叛。
“因为你们……都听不到母亲的哭泣声啊!”
丑陋的落果精灵声嘶力竭地咆哮吼叫,用他的努力证明自己牢不可破的决心。
“母亲孤独地在雾里落泪……你们都看不到!你们自以为是的拯救,不过是自私罢了!”

百年老魔的权能太强了,居然可以观测到平行世界的自己。

要不要削几刀?平衡狂人亮出了40米大砍刀跃跃欲试。

- 他是最孤独的守望者。

(一句话扩写成一个故事,唉)


伊里伽尔从梦中惊醒。

这是个很可笑的陈述句,梦魔是不需要任何休眠方式的,更别说做梦之类的活动。但他确实在短暂的打瞌睡中,梦到了一百年前的事情。

大约一百年前,以某个人类为样本降临到阿尔特里亚世界的时候,他游历遇到的事情。梦魔低头发出痛楚的喘息。

好渴,好想要,人类的感情。

他已经在星之内海逃避一百年以上了,再也没有接触过任何人类。


阿娜斯塔西亚,被女神作为傀儡的神官在约一年前来到这里,主动拜访了躲藏在星之内海的梦魔。

“你好,远赴世界内侧的恶神代理者,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。”拥有观测平行世界能力的梦魔虚弱地...

伊里伽尔:……好热。

凌乃死了。

他来到一片纯白的世界,脚下是盛开的花海,整个人一脸懵逼。

“欢迎来到星之内海!”

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自称天使的人,凌乃盯着他片刻,长长舒了一口气:“我以为天使都是光屁股头顶金环扑棱着一对小白翅的婴儿。”

“那是人类的偏见。”天使微笑说道,态度比修道院的牧师好太多了。

凌乃无奈地抓了把头发,只觉得说不出的烦闷:“星之内海是什么?”像天堂似的,他不喜欢这样。

“是「英雄」死后才能来的地方~”

“我可不觉得我是什么英雄。”凌乃干涩地说道,为了保全更多的人,那些少数被他毫不留情地舍弃杀害了,他制造了无数的悲剧,无情地夺走他人生命,双手染满鲜血:“像我这种人,应该下炼狱吧。”

“不,在世界看来,你是英雄。...

天际仍未完全泛白。
他抓着梦魔肩膀,脸上绽放最长情的笑容:“这个时候,不该说「喜欢」。”
“该说的是「我爱你」。”
在梦境彻底支离破碎的同时,他在梦魔唇上飞快落下一吻,此后就是永别。

天色大明。

Alter先生的减肥日记( II)

#好吧我确实在黑他


  “节食是一种低效率做法,而且容易反弹。”来自俄克阿诺斯的Caster难得认真地说道,下一秒她原形毕露张开双手:“美梦苦短,不如先来做点我们都快乐的事情吧!”
  “快把你那满脑子黄色废料倒进垃圾桶。”伊里伽尔痛苦地扶额,会来找她简直是最大的错。
  果然饿昏头了,才会来到鹰之魔女的住所寻求建议。

  喀尔刻整理好刚才折腾乱了的衣服,柔软而白嫩的手穿过Alter抱住他:“不过呢,我觉得你这个样子,很可爱啊。”

  柔荑轻轻捏着他的脸:“啊啊……真叫人心生宠溺和爱慕——”

  “被你宠爱过的人都变成猪了。”伊里伽尔再三确认茶水没...

Alter先生的减肥日记( I )

#我真的没有在黑伊万尼!


  “他怎么看起来跟炸药桶一样啊?”暴食男月之领主捧着炸鸡全家桶经过后,看着阴恻恻散发着黑气的Alter好奇地揪住一个路人影询问。

  “他哪天不是炸药桶?”被抓住的突击男冷冷地说道。

  “至少平时不是这样气压不稳震得木桶咚咚响。”暴食男说道,然后松开手抓了根鸡腿吐槽。

  炸鸡入口的脆耳声音显然在安静的会议厅十分清晰,伊里伽尔抬起头恶狠狠地瞪了暴食男一眼,混沌的暗金色眼睛气势凶狠得仿佛是头压抑怒气的巨龙。

  “哇,好吓人。”暴食男两三口吃完炸鸡腿,迅速溜走。

  伊里伽尔感觉一阵头晕眼花,又趴回桌子上了。...

1 / 15

© 俄克阿诺斯的Caster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