悲しみもやがて消える。風に流され、淡雪のように溶けてい。

大家好我先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阿拙的老婆,请称呼我拙夫人!!


以上是騒断腿躺床的Caster做梦发出的声音。

- 深夜忽忆少年事,惟梦闲人不梦君

从基友那里吃到刀了,哭得稀里哗啦,晚上再整理记录

#别人故事里出现的伊万尼,差点想拆CP吃他和主角的新世界安利了

#方便我舔Alter


【出场】

我听到二楼有轻微的响动,和林跃对了一眼,便立即给袖箭上好机关冲上楼,蛇影塔谜题重重,让我充满不安的情绪。

一路顺利地到达二楼响动的地方,我看到有个少年蹲在墙边,正扶着一张倒在地上的相框,看样子在试图认出上面的人。他没有隐藏的意思,轻飘飘地看了我和林跃,就随手把相框摆放回墙边,我留意到有几张刚才还积满灰尘的相架,玻璃有擦过的痕迹。

“晚上好。”少年站起身朝我们打了个招呼,仿佛是在自己家一样自然。

少年长着一头异于常人的灰白头发,淡金色的眼睛在夜晚中像是猫眼般发着光,但那眼睛又给他浑身苍...

- 记一个沙雕梗

#伊万尼的弱智程度我怀疑是中了debuff


在炎热夏天依然穿着黑色外套的伊里伽尔有些暴躁,这暴躁在不得不出门买新的人偶组装材料时得到了升级——

太阳太热烈了。

眼睛余光被一张野外越野活动广告吸引去了注意力,他粗略看了看内容,要求参赛者徒步穿过黑山山脉、凯德拉系盆地,抵达终点站凯德拉镇,奖励……黄金圣杯(500DH)?

往署名扫了眼,除了三大联合势力,还多了一个签名:Circe 。

“原来是这个女人,净干些无聊的事情给人添麻烦。”伊里伽尔面无表情地将广告扯下来,冷酷地撕成碎片。

刚抬脚要走,就被一个人拦住去路,他眯着眼看来者:“哦,是你啊。”

想起...

1.再度演出的吉赛尔
2.曾如春日温暖
3.滑落的葛佩利娅
4.再一次的哈姆莱特
5.沉没美人
6.跨越黄昏的征程
7.弗拉基米尔
8.撕裂时间之幕的帕拉迪昂
9.喝彩的蔷薇
终局:天鹅湖归来

- 20180927

今天还是个乌云密布、暗无天日的正常星期天,在迷之大陆的帝国首府,槛夜坐在王庭最高处的玉座摆造型思考完人生后,刚准备回去寝宫休息,手下的查尔德挤眉弄眼地凑上来一脸狗腿地说,Boss我们给您准备了惊喜。
听到惊喜两字时槛夜暴君心里咯噔了一下,这帮智商明显不够用的查尔德手下搞出的事情一向有惊没喜,他还记得几年前用了手下进贡的洗发水后,一头柔顺靓丽的离子烫转眼间变成了邪魅狂狷的洗剪吹。
——也不算坏事,第二天来和谈的梅尔卡市国的使者,看着他那头杀马特造型的白发,愣是没敢反驳暴君的割地赔款要求,对他的统治事业提供了些许帮助。
不过事后槛夜还是让婢女拿工具帮他把发型搞回来原本的柔软直发。
于是...

- 情定一生

弗拉基米尔的发髻有些散乱,安吉尔留意到她髻下系着红色蝴蝶结的发带有些破损。
也是,不久前与火舞从者的战斗,虽然弗拉基米尔的战裙已使用魔力编织修复了,但她还没细致到修复无关紧要的发带。
“这个给我一下。”安吉尔起身扯下皇女头上的发带。
“?!你发什么神经?”猝不及防被扯散发髻,金砂一样的头发披落肩背,皇女目瞪口呆。
安吉尔虽说是人造人,但手艺灵巧竟跟得上他跳脱的思路,几下就把发带拆开成红绳,想了想又扯断几缕自己的红发添进去,编织成一条崭新的精致发带。
“喏。”安吉尔不由分说地塞给了弗拉基米尔。
皇女拿着发带瞠目结舌,这发带比烧红的炭火更烫手,拿着不是丢开也不是:“你这……这种东西……你……”
“你...

- Alter

对我而言,这段经历实在是太美好了。
……美好得,仿佛在最后做了个残缺的梦。

- 过期的止痛药

 @阿川w 实名指控维维凶残!


维尔文收拾凌乃的遗物时,发现他床底下的箱子藏着几盒吗啡成分的药剂。

他看了下日期,大约是四五年前出产的药物,药效性和时效性两方面都过期了,这种药实际上因为副作用太强被淘汰很久,市面上的止痛药基本都被主成分为羟考酮的配方替代。

五年前……让他回忆一下,那时候凌乃刚到他家生活不久,和神殿那边还有藕断丝连的关系,受伤也是常有的事情,小孩儿家偏偏衣服穿得严严实实,那个词叫什么来着,噢小姑娘们称之为禁欲,瞧瞧这形容多高大上。小孩儿是穿得够禁欲了,然而也给维尔文添了不少麻烦,这麻烦主儿还是个忍耐力极强的性格,严实的...

伊万尼大怒,杀人魔那是姓沙利叶的才对,老子履历可干净了,并表示,垃圾测试看我撕了你,你才是杂草

第二个只有基列莱特的话……游戏机,布丁,悲伤的电影(;´༎ຶД༎ຶ`)呜哇简直贴切了

1 / 21

© 俄克阿诺斯的Caster | Powered by LOFTER